偶尔使用的小号

【楼诚】如沐春光[现代AU](三十八)

现代AU,架空,少量风镜、台丽出现    文章目录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“我们有一个星期没有见面了。”明楼执起茶壶,为汪曼春的杯子里续了果茶。

“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工作忙。”桌上是几样精致的草莓甜点,汪曼春小口的吃着,觉得心里又酸又甜的高兴,仿佛她和明楼那些年少时的爱情都回来了。

“忙也不能成为借口,”明楼拿起雪白的餐巾,伸手为她拭去嘴角沾到的草莓酱,目光温柔而深情,“所以啊,今天特意来给你赔罪。”

“难为师哥还记得我爱吃什么。”愉悦得以满足,她心情甚好的品尝起甜点,“这样的地方,你是怎么找到的?”

“凡事只要用心。”桌面的花瓶里插了一枝盛放的玫瑰,明楼放下自己的咖啡杯,就在这朵玫瑰下握住了她的手。“你……懂我待你的心了吗?”

“我知道,你是真心待我。”

明诚路过时,正好听到这一句。

饶是再铁石心肠辣手无情的人,也招架不住明楼这番温情脉脉,更何况原就属意于他的一颗少女心。

明楼和汪曼春的位置灯光昏暗,用来谈情说爱耳语喁哝正好。明诚选的位子正对着天花板的隐藏音箱,店里播放着舒缓的钢琴曲目且音量不大,足以模糊掉明楼那一桌传来的声音又不至于影响自己的交谈。落座后做主点了几样甜点,没几分钟的工夫,南田洋子也到了。

抹茶慕斯被示意送到南田洋子的面前,明诚自己则是一份蒙布朗蛋糕。

“明先生今天约我来,应该不是为了下午茶吧。”南田洋子并没有动面前的食物,看着明诚一副认真吃甜点的样子,甚至有些怀疑眼前这人是在耍她。

“南田小姐稍安勿躁,好戏马上就会开演。”明诚细细的品尝着甜而不腻的栗子口感,心里寻思着待会儿要外带一份回家。

 

这是城区一家再平常不过的店面,混在一整条街的咖啡店甜点店里,根本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。内部半日式装修,竹木制隔断或立成屏风或镂成窗棂,为每一张小桌分割出独立又不完全封闭的空间。

适合情侣幽会,适合秘密交易,也适合行刺暗杀。

不过今天,他们都没有这个打算。

整间店都被他们控制了,以确保除了他们两桌之外,只会再出现第三桌客人,而绝无第四。

李秘书被陈秘书拉进这家店的时候,觉得还是有些奇怪的,毕竟工作日的下午三点,两个大男人跑到这种地方来,怎么看都不太正常。

“李哥你别看这店普通,这里的日本酒可是相当不错的。”陈秘书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,并且有意的挑了不靠窗的位置。

“现在可是工作时间,要是被人……”李秘书还想推辞,那一头陈秘书倒像是熟客,对店员招了招手,酒具和下酒菜就已经上了桌。

“你放心,我打听过了,明长官和明秘书长今天都不会到办公室。”陈秘书已经抬手为李秘书和自己斟了酒。“我和刘秘书打过招呼了,说我们今天都要出去送文件。”

“行啊你,刘本纯那么高冷的人,你也能搞定?”李秘书听到这里也就脱了西装松了领带,端起酒杯试了一口,酒是提前冷藏过的,5℃——最适合大吟酿。

“你可别乱说,她可是个有主的。”陈秘书摆了摆手,把下酒菜朝李秘书推了推,“我不过是答应换个班,她说周五想去和男朋友约会。”

李秘书点点头,吃了一口菜后搁下筷子,“今天你拉我来,应该不只是想喝酒吧?”

“李哥是个爽快人,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。”陈秘书也放下了酒杯,“我想和你,交换工作内容。”

“这我就不懂了,你一直做经济部分做的好好的,各种批文都要从你手下面过,按说油水也不少啊,怎么就想要换我这两袖清风的政务部分呢?”李秘书略有深意的笑了笑,“你想做官?”

“做不做官得看造化,你看李哥你,这才多少日子你就买了房换了车,肯定是得了哪位大人物的指点吧?”陈秘书故意看了看四周,似乎在确认店里没有其他人,“我可是听说,老兄你很得汪小姐的赏识。”

“不瞒老弟你说,汪小姐确实交待我一些事情做,出手也大方。”李秘书几杯清酒下肚,明明度数不高但后劲却足,酒意上了头舌头就不那么管得住了。

与此同时,原本还沉浸在甜蜜约会中的汪曼春,听到李秘书这句话已经有些坐不住了,面上有些过不去的想跟明楼解释,但明楼只是泰然处之,甚至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以示安抚。

而距离李秘书那桌非常近的南田洋子,则始终是保持着一张冷脸,明诚已经把自己那份蒙布朗吃完了,见她完全没有动甜点的念头,索性自顾自的把那份抹茶慕斯也拿到自己面前来,悠悠闲闲的一口一口吃掉。

“不过和南田小姐相比,她给的那点钱根本算不上什么。”李秘书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数字,“陈老弟你是个老实人,我也就实话实说,那两个女人都不是好伺候的主。”

“李哥你也不容易,但咱们这顶头上司也不是省油的灯啊,你就不怕……”陈秘书叫店员加了酒和菜,然后主动的替他满上杯。

“说的就是啊,她们俩都叫我盯着那一位,可明楼哪里是好对付的。”

“就是啊,先不说别的,就明诚那一关咱们都够呛。”

“老弟你这说的真是大实话,我啊早就想收手了。”李秘书手指敲了敲桌面,“经济司这潭浑水,不是咱们这种小喽啰能混的地方。”

“李哥你说的对,我这也是想置办点本钱,”陈秘书的语气极为诚恳,“家里上有老母下有幼弟,还不是就指望我么。”

“听我的,别搅合进来。”李秘书拍了拍他的肩,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,“找机会好好捞几笔就收手吧。”

“多谢李哥提点,”陈秘书适时的又为他斟了酒,“以后在秘书处还要靠你多关照着。”

 

喝高了的李秘书被陈秘书架出了小店,而汪曼春的脸色已经十分难看了。“师哥,我……”

“你放心,我当然是相信你的,底下那些人胡乱嚼舌根,我回去就处置了。”明楼为她换了咖啡,还体贴的加了牛奶和方糖。

南田洋子认为整场好戏已经演完,于是起身告辞,“谢谢明先生,这个下午非常愉快。”

明诚也起身相送,行至明楼那一桌附近时,他出声叫住了她,“南田小姐行事一向谨慎,那位李秘书恐怕不只是用来监视明长官的吧。”

“我不相信任何人。”南田洋子停下脚步回身报以一笑,“明先生是个聪明人,我想你能理解。”

“当然,对任何合作伙伴都需要进行调查和了解。”明诚也回以优雅一笑,“更何况您经手的都是大买卖,自然是要更加小心。”

南田洋子和明诚一前一后的离开,整间店只剩下明楼和汪曼春。

汪曼春听完南田洋子的话,明明已经气得手指都在发抖,面上却还想绷着不让明楼看出来。她拿餐巾拭了拭红唇,“师哥,我想起来下午还有个重要的客户要见,就不能陪你用晚餐了。”

“正事要紧,”明楼仿佛没有看见她那张因为克制怒火而狰狞的面容,依旧表现得从容温和,“要我送你回公司吗?”

“不用了,我自己回去就行。”

“那你路上小心。”

明楼目送着她推开了小店的玻璃门,上了汪家的车。将那方沾了血红唇印的餐巾折好了放到桌面上,才缓缓的起了身绕到后门。

明诚拎着印了小店花纹logo的蛋糕盒子,倚在门边看表,见他出来竟俏皮的吹了个口哨。

“约会愉快吗?我的先生。”

明楼笑而不答,和他一同经后门穿到一条小巷,明诚的车就停在那里。

明楼开车,而明诚则在后座打开了明楼的笔记本电脑,审视了一遍那家店下午所有的监控,正要动手开始清理,明楼却开了口,“放着吧,我回去弄。”

明诚笑着摇了摇头,还是敲击键盘迅速清理起来。

“苏医生已经在家里等着了,”明楼没有再阻止他,“今天该给你伤口换药。”

“真的要两周才能拆线吗?”明诚的语调有些不甘心又有些撒娇,“大哥你能和她说说吗?我其实好的挺快的……”

“这件事没得商量。”明楼瞥了一眼后座上的蛋糕盒,“你买了什么?”

“哦,是蒙布朗,我尝过了,你一定喜欢这个口味。”

“你尝过了?”明楼皱了皱眉,“你不知道它的原料里有朗姆酒?”

“我……”明诚吐了吐舌头,“忘了……”

“哼,忌口都做不到,还想提前拆线?”明楼冲着后视镜戳了戳手指,正点在镜中明诚的额头上。“就知道吃!”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明诚眨了眨眼,一脸的纯良无害。

可明楼哪是那么好糊弄的,哪怕就是这么眸转一瞬的狡黠,还是被他抓了个正着。

“回头我就把这蛋糕给小少爷送去。”

明楼心里叹笑了一声果然,“不是买给我的吗?”

“是买给你的,”明诚趁着等红灯趴到了明楼的座椅后面,几乎是贴着他的耳朵说,“可大少爷不领情啊。”

“你的情,”明楼伸手朝后头揉了一下他的耳朵,心满意足的笑道,“我什么时候都是要领的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写完发现这章字数比之前的都多hhh,以及今天最喜欢的一句是:

“约会愉快吗?我的先生。”

评论(7)

热度(10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