偶尔使用的小号

【谭陈】For Z [中](《寒潭易度》番外)

还是纯糖~~叙事啰嗦矫情我也是觉得自己没救了~~~~

For Z [上]        正文走(上)  (中)  (下)  

番外《桃花树,蝴蝶伞》  《以身犯险》     所有文走→ 文章目录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4

谭宗明和陈亦度都感冒了。

芬兰冰天雪地的疯玩了几天,人在兴头上肾上腺素也飙得高,两个人都沉浸在赢得毕生挚爱相守余生的喜悦里,只顾着傻乐呵哪里还记得要注意防寒保暖。

等下了飞机捂着大口罩穿过VIP通道,躲过蹲守在机场的无数媒体与闪光灯,好不容易上了家里来接机的车,两个人才觉出嗓子眼里已经冒了火。一开始还以为是空气质量问题,结果一觉睡起来,脑袋像灌了水泥似得沉。

温度计上的数字看得家庭医生直皱眉,两位正主却是相视一笑。

临着庭院的落地窗前,谭宗明搂着吃了药昏昏欲睡的陈亦度躺在沙发里晒太阳。

陈亦度从厚绒毯子里伸出一只手去探谭宗明的额头,又摸了摸自己的脑门,迷茫的眨了眨眼,不知该下什么结论。

谭宗明把他的手捉回毯子里捂好了,笑着去吻他眉心。“傻不傻?都烧着呢,哪能有什么温差?”

陈亦度听了也笑,觉得自己大概真是烧糊涂了。“傻了你也得养着我,你赖不掉了。”

“我谭宗明可从不干赖账的事。”谭宗明在毯子下找到他的手,两只手交叠握在一起,无名指上的戒指被过高的体温烫暖了贴在一起,仿佛在交换一个天长地久的吻。

“巴黎的事,多亏了你。”陈亦度用嘴唇重新去试谭宗明脸颊的温度,“谢谢,不只这一件事,还有很多……”

不等他说完,谭宗明就撕咬了一下他的嘴唇,“再说一个‘谢’字,我就真生气了。”

陈亦度抬手去抹他敛起的眉头,温柔的鼻息伴着一个“好”字掠过谭宗明的耳畔,撩得人心头都泛痒。

“那时候我真想一张机票就飞过去见你。”谭宗明收拢臂弯把人熨帖在心口上,“可我连一通电话都不敢打给你,怕听了你的声音,就会忍不住去把你绑回来。”

“那时候……我在赫尔辛基米兰巴黎之间来回的跑。”陈亦度鼻音有些重,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感冒发烧,“我需要让Z真正的在业界站稳脚跟,我需要一个不同于DU的全新空间,一座完完全全在我掌控之中的城堡。”

“你做到了,而且做的非常好。”谭宗明为拥有这样一个优秀的人而感到自豪,“它的确是你全新征程的起点,也是你结束旧有运营模式的终点。”

Z,是zero的首字母,也是26个字母的最后一个。

起点&终点。

“终有一天,我会把DU交还给莫凡。”也许是退烧药作祟,陈亦度觉得身上没有力气,“如你所说,我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,但我至少,必须是一个合格的设计师。”

“你当然是。”谭宗明低醇的嗓音因为发烧而有些沙哑,在呼吸相抵的距离里,别有一番蛊惑心神的引力。

果汁喂到唇边,润泽了干枯的喉舌,抚慰了焦燥的体温。

陈亦度伸手挪了一下靠枕的高度,让谭宗明躺得更舒服一些。午后的阳光被落地窗的框子粗略的筛过,懒洋洋的洒在毛毯上。

“我始终认为,作为一个设计师,无论拥有多高的评价无论囊获了多少奖杯,灵感与作品才是应有的表达方式。”陈亦度伸出双手,自嘲般反复的打量,“市场、客户、财报……已经让我变得越来越麻木了。”

“你不会的。”谭宗明摩挲他的臂膀直至指尖,十指交扣着握到唇边,“陈亦度就是陈亦度。”你如果真懂得‘变’,也就不至于把自己伤得那样深。

“有你,真好。”长长的舒一口气,陈亦度攀着他的肩与他视线交缠。

没有再说一个‘谢’字,但那蕴着潋滟水光的双眸里,是无尽的感激,与刻骨的爱意。

谭宗明看着这人红了眼眶,心里软得发疼,抬手揉了揉他的后颈,笑着和他打趣,“知道我的好了?看你以后还跑不跑?”

陈亦度偎在他的肩上,享受那双宽厚的手掌沿着脊背往下温柔抚触。“那段时间……我不敢让自己停下来。”伸出一只手指去描画他的眉目,“因为停下来,我就会想你。”

“现在呢?还想吗?”手心一拢,将那截瘦韧的腰线控在指掌之间。

“嗯,还想的。”远在天边,或是近在眼前,我总是要想着你的。

吻,落在额角,又拂过眉间。

君心似我心,不负相思意。

 

5

谭宗明刚刚退了烧,晟煊却被架至了炭火之上。

红星收购案正在最紧要的时候,偏偏出了刘思明的事情。这不仅仅影响了董事会对安迪的信任程度,对她本人的精神状态也构成了不小的打击。

谭宗明揽着给他系领带的那个人,讨要一个依依不舍的吻。“好好休息,晚上我会准时回来。”

陈亦度随意拣选了一身休闲装换上,拎起一只背包就走,仿佛是早有准备。

谭宗明这才明白,他是打定了主意要和自己一起去上班。

上了车,陈亦度仰靠在座椅背上,目光瞥向窗外,就是不肯回头看谭宗明一眼。

“生气了?”谭宗明笑着去捉他不自觉握成拳的手,拨开了捋平了与自己十指相扣,又拿另一只手覆到他的手背上。

还是不做声,也不看他。

“心疼我?”谭宗明倾身贴过去,原打算笑闹几句把人哄好了就好,可看着气色也不太好的这个人,他倒说不出什么蒙混过关的话来了。

换他,他也要生气。

谭宗明轻轻拍了拍他的手背,然后把手抽回来去翻早上会议要用的资料。

“不生气。”陈亦度阖上眼微微叹气,“换我,也一样是要去的。”

生意做到今天,合不合格成不成功且不论,谁没在酒桌喝死过几回,谁没通宵连着通宵,第二天又若无其事的去和客户、合作商、董事会应酬周旋。

作为最高决策人,享受君临天下的成就与快感,也要背负指引江山的使命与责任。

“所以,我不拦着你,我陪着你。”

陈亦度摸出手机看了看,然后设定了几个闹钟。背包里有他自己的笔记本和素描本,还有他和谭宗明的感冒药。

“也好,”谭宗明把那句到了嘴边的‘可我心疼’咽回去,“能时时看见你,我也安心。”

“晟煊的事我没有兴趣,”陈亦度指了指他手里的文件,“一会儿可别让你的员工背后议论,说我什么乱吹枕头风。”

谭宗明被他这句逗笑了,圣心大悦的把手里的文件放下,然后揽着人的肩搂到怀里来。“好好好,要吹枕头风也得我来吹,只可惜呀,咱们度总不吃这一套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不吃这一套?”陈亦度挑了挑眉,“试都不试,没诚意啊谭总。”

“那行,回头我试试。”谭宗明捏了捏他的肩背,忙累了半年又病了一场,瘦得都快没型了。“就从DU的员工餐开始怎么样?我入股了几家餐厅,度总回头要不要挑一家出来照顾一下生意?”

“哟,员工指定就餐点?这可是个不小的单子啊。”陈亦度佯作思虑忖度,眉头蹙了蹙的睨了他一眼,“谭总打算就这么在车上随随便便的谈了?”

谭宗明唇角勾起,抬手敲了一下他的鼻尖,“枕头风嘛,自然是该在哪里谈就在哪里谈。当然,主要得看度总的心情,我乐意奉陪。”

“伶牙俐齿还是留着等会儿开会用吧。”拇指抚过谭宗明干燥起皮的嘴唇,陈亦度从加热杯架上取了一瓶水,摸了摸觉得温度还是不够暖,于是从自己背包里拿出保温杯,里面是出门前管家细心给他准备的花果茶。

拧开杯盖,花果香味充盈在暖气开得十分充足的车内。谭宗明就着他的手喝了一口,他和陈亦度都不太钟爱这类口味的饮品,但重感冒需要好好补充维生素,喝这个总比多吃一堆药片好。

陈亦度自己也尝了一口,觉得味道尚可,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,却诱得那人来偷一个酸酸甜甜的吻。

三十几岁奔四十的两个人,在自家的车后座上无声的亲吻,心情竟有一些十几岁初恋般的青涩萌动。

唇瓣分开的时候,两人都是低头一笑,笑自己也笑对方。

一把年纪的人了,婚都大张旗鼓的结了,怎么亲一下倒还不好意思起来。

 

车一路直接开到了晟煊的地下停车场。陈亦度下了车立刻就领教了天气预报所说的低温,谭宗明把羽绒服兜头罩到他身上,然后揽着人的肩进了专用电梯。

上到顶层的董事长办公室,谭宗明的两名助理等在外间,见到陈亦度出现也没有表现得太过惊讶,礼貌的称呼了一声‘陈总’,然后就急着开始和谭宗明汇报早会要面对的情况。

陈亦度对他们略微颔首回应,然后就打算去谭宗明办公室里间相连的休息室。步子还没迈进休息室的门,却见一身高定套装神色有些恍惚苍白的安迪气冲冲的进来了。

“老谭,你不能这样!我需要工作,你不能……”

“安迪?我不是让你在家好好休息几天么?”谭宗明示意助理们出去,并让他们注意电梯口是否还有人来。

“老谭,你不能剥夺我的工作!董事会为什么不信任我?”安迪情绪变得有些激动起来,“刘思明的事情我很遗憾,也许我的工作方式存在问题,但收购方案哪里有问题?!”

“安迪,你先冷静一下。”谭宗明取了一瓶矿泉水拧开递给她,“收购方案当然没有问题,舆论摆在那里,董事会压力也不小,他们只是需要多一点的信心。”

安迪抱着矿泉水瓶仰头就灌,冰冷的液体迫使她头脑清醒镇定下来,余光瞥到休息室晃动的人影,细想刚才进来时,办公室里的确还有其他人。

“抱歉……我,我打扰到你们了。”足够高的智商,让她不需要多想就能猜出休息室里的人是谁。

“说什么呢,好了……别多想了,现在回去好好休息。”谭宗明轻轻拍了拍她的肩,正打算叫来助理送她回去,助理却有些慌张的推开门进来,说岳董和马董过来了。

如果被那两位在这里撞见安迪,少不得要言语上让她难堪,但现在出去,又很有可能会撞个正着。

进退两难之际,陈亦度把安迪拖进了休息室。

“别出声。”陈亦度让她在沙发坐下,然后也轻轻拍了拍她的肩,他自己都没察觉,这个动作竟和谭宗明如出一辙。

陈亦度出了休息室,反手关了门。

外间已经传来了人声,想必是那两位董事到了,助理还在想办法拦人。

谭宗明和他交换了一个眼神,陈亦度唇角勾起一个弧度,意思是这种程度不过是小菜一碟。

岳董和马董原本是听说安迪今天到公司来了,正打算当着谭宗明的面好好质问一番,没想到却在谭宗明的办公室里看到了陈亦度。

这两人前阵子闹得轰轰烈烈,虽说国内不承认吧,可人家也算是正大光明的在国外领了证结了婚。

国内这帮保守老顽固,自然不是人人都能轻易接受这种事。谭宗明的面子总是要给,但开口搭这个讪自己的面子又有些抹不开。

一时间气氛尴尬,倒是陈亦度一脸坦然,略微向两人颔首示意,“岳董,马董……”

“陈总今天也过来了?”既然对方先开了口,他们也不是不懂顺水推舟,立刻换了一副嘴脸寒暄热络起来,“哎呀,还没有先恭贺两位新婚之喜。”

“就是就是,老谭也是小气,喜糖都不给我们这些老朋友一颗。”

“见谅见谅,国外办得匆忙,喜糖过几天一定亲自送到。”谭宗明顺势招呼助理送茶水进来,“快给岳董和马董倒茶。”

助理给两位客人送了茶,给谭宗明和陈亦度送了咖啡,正要退出去却被陈亦度叫住了。“给谭总换杯温水来,他还病着,药怎么能用咖啡吃?”

“抱歉陈总,我这就去换。”

陈亦度训完助理,转身又对两位董事虚笑了笑,“两位别见怪,宗明病了几天了,说今天会议重要无论如何也要亲自来,我也拦不住,只好跟来看着他。”

两位董事也是赔笑着说,老谭就是这个脾气太不注意身体了,陈总可得费心了。

助理送了温水进来,陈亦度把药递到谭宗明手上,看着他把药吃下去。

“你们是怎么做的行程安排,不是说十点才是董事会议吗?”陈亦度冷着一张脸继续数落助理,“岳董和马董要过来,你们怎么不事先通知?”

“对不起陈总,是我们工作的疏漏。”

“你消消气……”谭宗明一边去拉陈亦度,一边示意助理出去,回头又对两位董事无奈的笑了笑,“抱歉抱歉,早上我惹他不高兴了……要不,我们有什么事,还是一会儿在会上讨论吧?”

“也好也好……”

送两位董事进了电梯,谭宗明回身就见陈亦度和缓着语调跟助理们道歉,“刚刚委屈你们了,回头让你们谭总加奖金。”

两位助理一脸崇拜,只恨不得立时就要山呼老板娘万岁了。

“白脸我已经唱完了。”陈亦度抬腕看了看手表,“会议开始前的这点时间,足够他们把我编派成妖魔鬼怪了。”

“一般妖魔鬼怪哪有你好看?”谭宗明捏了捏陈亦度的脸,刚刚冷着脸不笑的样子倒是真唬人。“我家这位,起码得是个千年狐狸精。”

“你才狐狸精!”陈亦度抄起桌上一个文件夹就要打,谭宗明捉住了他的手把文件夹接过来,翻开一看,正是会议要用的资料。

“好好好,我是狐狸精,你是专治狐狸精的捉妖人行了吧?”

“还有没有个正形?去开会去开会!”陈亦度把他往外推,然后指了指休息室的方向。

“那……就交给你了?”

“放心。”

 


评论(18)

热度(135)